欢迎访问深圳市教育局门户网站! 现在是
移动版
| ENGLISH| 简体版

深圳大学段华波团队关注城市垃圾 登上《自然》杂志

信息来源:深圳商报[ 内容纠错 ]日期:2018-07-18

  看着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以及空中飞架的轨道交通,大部分人的内心是欣喜雀跃的。可是,深圳大学土木工程学院副教授段华波,却在这喧嚣中坚持做一个“不合时宜”的冷静旁观者。他和团队关于城市垃圾堆积威胁的研究成果,2017年5月被权威期刊《自然》登载,引起国际上的广泛关注。段华波坚持认为,城市发展既要有“快”的实力,更要有“慢”的智慧。

  聚焦城市废弃物的论文登上《自然》杂志

  现代城市的快速发展,为人们带来了繁华、便利,却也不可避免地引发一些问题。城市建设过程中产生的垃圾如何处理?这是摆在很多国家面前的共同难题。从2014年到深圳大学工作开始,环境工程专业的段华波就将目光锁定在了这个问题上。后来,他组建了团队,寻找到国际合作的伙伴,历经3年最终形成研究报告,并于2017年5月刊登在《自然》期刊上。“这篇论文的主题,是探讨城市发展中废弃物带来的威胁。刚开始,是我带着深大的团队在研究,后来,清华大学以及欧洲南丹麦大学的团队也加入进来。这样一支国际化的团队通力合作,才使得论文具有国际视野,数据也足够翔实、客观。”段华波说。

  《自然》是科学界公认的权威期刊,论文能在《自然》上发表,对于学者来说,无疑是至高的荣誉。段华波表示,他们的论文之所以能被《自然》选中,是因为“环境问题是全球性的问题,也是科学界权威期刊都比较关注的主题,我们的研究比较具有现实意义,也契合了热点。”段华波表示,他们的论文中既有发达国家的数据,又聚焦飞速发展的发展中国家,同时没有忽略相对落后的国家和地区,尽可能地扩大研究范围,由点及面,推及全球。翔实的调查数据、中肯的科学分析,全球化的视野和高度,使得这篇论文从诸多“科研大牛”的成果中脱颖而出。

  不过,与许多基础科学界的研究不同,段华波及其团队关于环境的研究只能是“抛出问题”,而“解决问题”还需要很长的时间、很复杂的过程。事实上,如何处理城市发展过程中产生的废弃物,这个问题并没有“标准答案”。段华波坦言:“我们这篇论文不是给出了终极的解决方案,而是摆事实、讲道理地提出问题,从而引起全世界相关部门的关注与思考,能让更多的人关注城市废弃物的问题,这就是我们研究的意义。”

  在“逛街”中捕捉闪现的灵感

  论文发表后,段华波的研究并没有画上休止符。因为环境的问题无法一蹴而就,更无法一步到位,所以段华波和他的团队注定要不停地行走在研究的路上。

  “我目前研究的课题,聚焦在两个问题上:一个是制冷剂处理的问题,一个是快递包装对环境造成的危害。”可以看出,段华波的研究主题都是“从生活中来,到生活中去”。不走高高在上的“冰冷路线”,而是与百姓生活息息相关,透着生活的温度。“因为我喜欢‘逛街’啊”,段华波笑着说,他来深圳之后,养成了一个习惯,就是下班后去散步。“我散步不喜欢去公园,就喜欢‘钻’城中村”,段华波说,密集的城中村是城市快速发展的时代产物。在城中村,有生活百态,有世态炎凉,有很多问题密集存在,为环境研究提供了活生生的丰富“样本”。

  毋庸置疑,段华波有一双“善于发现的眼睛”。有一次,他在家附近散步,闲逛的过程中看到一些回收旧电器的人。“那些人收到旧的冰箱、空调,就在街头开始分拆。可以卖钱的部分,他们保留下来,可是制冷剂就随意处置,任其泄露了”。敏感的段华波当即从中看到了问题——2000年左右,国家已经全面停止生产以氟作为制冷剂的冰箱、空调。可是,此前已经流通到市面的冰箱、空调还在工作,并且将逐步报废,这使得制冷剂处理的问题日益凸显。

  氟如果处理不当,直接泄露到空气中,就会成为破坏臭氧层的“元凶”,造成“温室效应”。段华波当即决定,要和制冷剂“死磕”。“这个研究持续了两年,研究成果也已经在专业期刊上发表了。很巧的是,《自然》期刊几乎同时刊登了美国一个团队相似主题的文章。他们的研究在暗示,氟泄露的主要问题来自于中国。而我的研究从某个角度对美国团队的结论进行了解释和回应。”后来,有权威期刊将段华波的研究成果,与美国团队的文章放在一起进行了解析。段华波以自己的研究,让学术界聆听到了来自中国的声音。

  深圳让科研与产业“零距离”

  段华波目前还在进行的另一个研究课题,是与城市生活密切相关的快递包装。为了深入研究这一课题,段华波特意与一路之隔的国内某快递物流龙头企业建立了联系。“从我工作的深圳大学出发,用不了几分钟就可以到达这家快递物流公司。作为快递行业的巨头,他们也很愿意和我们一起研究这个问题。”得到了来自企业的支持,段华波的研究更加扣紧了产业脉搏,他也可以获得第一手的权威数据。而这,恰恰是段华波当时选择深圳的理由之一。

  从美国学成归国,段华波本来有很多选择,但他毅然选择南下深圳。“或许深圳在科研的资源方面还不能与北京、上海抗衡,但深圳有它得天独厚的优势——开放、包容,充满活力,而且产业发达。”段华波说,深大的周边几公里之内,有腾讯,有顺丰,有百度,有阿里……行业翘楚如此密集,让科研学者有了与产业前沿“零距离”的无限可能。而深圳作为一座飞速发展的新兴城市,也为段华波的研究提供着源源不断的灵感。“我跟我带的研究生、博士生说:你们根本不用发愁没有课题,只用发愁精力不够。”在深圳,段华波始终充满着创业、干事的热情。

  深大医学部特聘教授、博士生导师、医学部主任、医学院院长朱卫国,同样是被深圳的城市活力与科研氛围所吸引。2016年,朱卫国教授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顾伟教授合作发表乙酰化修饰对肿瘤抑制因子p53调控的最新成果,引起普遍关注。该研究首次揭示乙酰化修饰对肿瘤抑制蛋白p53调控的新机制,并发现一类富含酸性氨基酸的蛋白,其酸性结构域可特异性地结合其他蛋白的非乙酰化状态的赖氨酸富集区,作为一类新的“阅读器”读取与其相互作用的蛋白中包含的信息。癌蛋白SET即是这样一类酸性蛋白质,其与p53的结合受p53蛋白质C端乙酰化的调控,从而影响肿瘤的生长。成果文章于2016年9月在《自然》杂志上在线发表。

  深圳的发展应“快”“慢”结合

  日新月异,这是一个被经常用来形容经济飞速发展的词汇,可是在段华波看来,如果将发展速度当作是唯一的目标,不惜一切代价去追求,那是非常危险的。段华波所研究的领域决定了,他必须在城市建设飞速向前的车轮面前,做一个孤独的“冷静者”。

  在数年对于城市废弃物的研究中,段华波感到最大的困难,来自于现实的阻力。“为了一个数据,我们经常需要多方求助。为了让数据尽量一手、准确,我们不得不一次次登门拜访,也没少遭到拒绝。”段华波坦言,很多单位一谈及“环保”就心生忌惮,给他们的数据采集带来了重重阻力。“什么时候大家对于生态、环境的问题,能坦然面对,能群策群力,我们的研究就会顺畅很多。”让段华波振奋的是,国家对于生态的重视日益加强,深圳人的环保观念也走在全国前列,“我们的研究没有止境,但希望问题不要长期‘无解’。”

  此前走南闯北,甚至漂洋过海,但现在段华波已经认可了自己“深圳人”的身份。看着这座城市欣欣向荣的繁盛景象,他希望能以自己的研究为深圳更长远、更美好的未来助力。“每次有‘哪里建了高楼、哪里建了新高铁’的消息传来,我都会反思——这会不会给我们带来生态上的威胁?我认为,‘慢’不一定意味着落后。事实上,我希望深圳在发展经济的同时,能把眼光放得更长远一些。那些将要产生大量消耗的项目,能不能先做充分的评估?能不能步伐放得慢一些?”以段华波的“灵感源泉”城中村来说,他就认为城中村的改造未必要全部推翻重来,“与其产生大量的拆除垃圾,不如加以改造,满足中低收入人群的需要”。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段华波说,他希望深圳的发展要将“快”的硬实力与“慢”的软智慧相结合,不以“绿水青山”换“金山银山”,而是走出一条“绿色”的深圳之路。

附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