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深圳市教育局门户网站! 现在是
移动版
| 简体版

“帕米尔高原上的深圳红”,一生难忘援疆情

信息来源:南方都市报[ 内容纠错 ]日期:2019-06-17

  2010年,深圳第一批援疆支教教师身着红色羽绒服,辗转万里横跨大半个中国,来到西北边境城市喀什,在教育第一线开展为期一年的支教工作。自此,“深圳红”成为深圳援疆支教教师的代名词。9年来,千名深圳援疆教师为当地教育注入了来自特区的新鲜理念,他们被誉为“帕米尔高原上的深圳红”,而援疆支教也成为这些教师们人生中的难忘经历。

  为捕捉与展现深圳教育工作者“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坚定信念,深圳市教育局、南方都市报以微电影的形式,选取深圳援疆教师队伍中的生动原型进行记录,真实还原接地气、温情感人的支教点滴,展现深圳教师们在生活条件和教育资源相对薄弱的祖国边疆部分贫困地区的支教岁月。6月13日,14位深圳援疆教师代表再次聚集在一起,讲述那些让人感动的支教故事。

  援疆事迹将拍成微电影

  离家万里,来到新疆,当年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选择?有的教师说,因为父辈在这里战斗过;有的教师说,因为曾经看过一部电影、因为新疆动听的音乐;还有教师说,因为生命被局限在某处,很想去拓宽它的长度、深度和广度。无论缘于哪一个初衷,当他们将个人命运与国家命运以援疆的方式连接起来,最终产生的使命感与崇高感让所有人道出了这句话,“喀什一段路,一生援疆情”。

  “在援疆教师身上,包括参与其他地区对口帮扶工作的教师身上,充分体现了深圳教师可信可敬可学的优良品质”,深圳市教育局机关党委(人事处)魏晓亮说,“把援疆教师的先进事迹以微电影的方式拍下来,是我们新时代加强教师队伍建设的有益探索,同时也是深圳教育加强党建工作的需要。”

  据悉,深圳市教育局还将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主题教育活动中,进一步树立和挖掘先进典型,引导广大教师争当“四有”好教师,争做“四个引路人”,以实际行动回答“培养什么人、怎样培养人、为谁培养人”这一根本问题。

  “深喀速度”持续助力

  深圳作为国家安排的19个援疆省市之一,从2010年开始,展开对口支援新疆喀什市和塔什库尔干县的建设。按照援疆“民生优先”原则,深圳斥资亿元援建了3个民生试点项目,包括喀什市城乡社会福利供养中心、喀什市第18小学和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人民医院,3项工程建设历时百天封顶,创造了令人惊叹的“深喀速度”。

  值得一提的是,深圳援建的喀什市第18小学,是全国新一轮援疆中第一所投入使用的学校。这所全日制民语系小学设施齐全,功能完善,已成为喀什市名校,被教育部称为“全国教育援疆的一面旗帜”。

  此后的9年中,“深喀速度”持续助力新疆基础教育快速发展。2015年投入使用的喀什市深喀第一高级中学、深喀第二高级中学总投资达2.68亿元,改写了喀什没有寄宿制高中的历史。2016年投入使用的喀什市实验学校属九年一贯制,总投资6000万元。深圳援建的深塔中学于2017年在疏附县异地建成投入使用,改变了塔县没有高中的历史。深圳投资10亿元建设的喀什大学主体工程已基本完工,是全国最大的教育援疆项目,这批现代化学校为新疆受援地教育实现跨越式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

  名师送教结对帮扶

  一位好教师,就是一种好教育;一支好团队,凝聚一方好文化;一所好学校,开启一段好人生。援疆支教,建学校只是开始,派遣教师支教,传播现代教育理念,培养优秀教育人才才是目的。深圳援疆教师用实际行动,帮助各受援省市(区县)提高办学水平,促进当地教育事业健康可持续发展,走出了一条具有深圳特色的教育对口帮扶之路。

  2010年以来,深圳共选派10批197名教师赴新疆喀什市和塔县支教,被誉为“高原上的深圳红”。特别是在2017年,根据中组部援疆援藏教师支教工作要求,深圳选派17名优秀骨干教师开展为期3年的第九批对口援疆支教工作。他们组织实施的“春蕾花开计划”、名师送教、结对帮扶、质量提升、双语教育、骨干培训、学生交流等项目及活动,受到喀什市和塔县各界的好评,得到了深圳援疆前方指挥部的充分肯定。

  2018年,深圳首批“万人支教队”共50人进疆,组团式援建喀什市特区高级中学、喀什市十八小和深塔中学,其中中层及以上干部约占40%,中共党员约占40%,高级职称教师约占40%。2019年上半年,深圳市教育局又组织选派17名教师赴疆开展为期一年半的支教工作,其中有3名曾援疆的教师继续报名参加本期教师援疆工作。

  从援疆之初,深圳市委教育工委、市教育局就高度重视,把教育对口帮扶工作纳入全市教育重点工作加以推进,有效建立市、区、校三级协同联动教育帮扶工作体制机制,稳步构建资金投入、人才交流、物力支撑和智力扶持四位一体的多渠道教育帮扶保障体系。同时积极打造学校结对帮扶、委托管理办学、教师组团支教、专家名师送教等一大批有实效、有影响、受欢迎的教育帮扶特色项目,全方位推进教育对口帮扶工作。

  深圳市教育局还专门制定了《关于认真落实援疆援藏教师待遇工作的通知》,为支教教师提供待遇保障,多名支教教师获评市、区“优秀教师”、“师德标兵”等。每批支教队员出发前,教育部门都做好岗前培训和专项动员,要求支教队员切实增强援疆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一切行动听指挥,注意安全,把援疆支教队建设成为能打硬仗的队伍、领导和组织放心的队伍、经得起考验的队伍。

  “风沙无妨执着信念,毕生所学倾囊相授”。在千名援疆教师心中,援疆是一个接力棒,从拥有30余年教学经验的一线老教师手中,传递到90后年轻人的心里。春蕾计划、春蕾行动、春蕾花开,每一位援疆教师,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带去的帮扶项目都非常具体。在一批批援疆教师的不懈努力下,喀什地区的基础教育面貌大为改观。

  援疆教师也受到当地教师的欢迎,两年前,作为深圳第八批援疆支教队中唯一一名“90后”,深圳平冈中学的数学老师陈江鲲,在一年半援疆期间,带出了20多名教师徒弟。直到现在,远在喀什的“徒弟”经常用微信发来教学疑难杂症,陈江鲲总会抽出时间跟他们交流,提出中肯的建议。

  6月13日,14位深圳援疆教师代表再次相会,一条长桌,围坐在一起,熟悉的场景让大家仿佛穿越时空回到从前。在喀什的炕上,也是围坐着,大家面对面,长长的两排。每一位援疆教师的名字都已深深印在彼此的记忆中,虽然有段时间没见面了,可只要这样坐在一起,便又会想起新疆的那些日子,那些幸福和快乐的场景就一次又一次地呈现在每个人的眼前。

  深圳“老教师”倾囊相授

  “我们来挂职上课,是为了发现问题、解决问题,不是给学校找麻烦。”作为中组部第八批援疆教师,原南山学府小学校长钟莉与另外7名深圳教师来到喀什的第一件事,就是给当地学校的校长吃“定心丸”。钟莉希望,学校不要提前做任何准备,援疆教师们要看到喀什最真实的教育生态。

  一批批的援疆教师走遍了喀什市和塔什库尔干县的所有幼儿园、中小学,座谈、讲座、听课、互动交流……面对面问答,点对点帮扶,尽管起点不同,但教育的本质是相同的,先进的理念、科学的方法是相通的。援疆教师们坚信,教育可以抵达人心。

  2016年,南头中学教师刘耀娟成为深圳市第八批援疆支教队队长,挂职深喀第一高级中学第一校长。她笑称带来了一支“60后最多的团队”,老教师们教学经验丰富,“库存多,不都掏出来就憋得慌,一定要把毕生所学全方位地交给喀什的一线教师!

  深圳外国语学校教师的骆魁敏是援疆教师群体中的“大龄青年”,今年56岁的他已有37年教龄。他与团队成员们调研提交了长达70页的汉语推广指导意见,光有方案还不行,还带着当地教师一起做,搞了个临时工作室,一位支教老师带着20个徒弟。

  平冈中学教师黄光检在支教的3年里,带了50位徒弟,将自己30余年的教育教学经验倾囊相授。提起这些徒弟,黄老师一脸骄傲,“当我结束了支教任务回到深圳,我的徒弟特意打电话告诉我,他们之中诞生了两位市级骨干教师、两位教学新秀,在各种教学比赛中也获得各种奖励!”

  盐田高级中学教师崔勇在深喀一高挂职授课,一周给当地学生上三次课。师生们对援疆教师的信任与友好让他感慨,“他们望着我们的眼光带有一点崇拜,那里的孩子确实非常需要我们这些援疆老师给他们带去一些新鲜的观点,开拓他们的眼界。”

  一年的援疆时光不乏美好的回忆,崔勇的两个徒弟谈恋爱了结婚了,他成为这份美好姻缘的见证者。不久前,这个小家庭又增加了一位家庭成员。徒弟们经常发小宝宝的照片给他看。崔勇说,跟他们既是同事也是师徒,不仅在喀什,离开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彼此都有交流,“包括深喀二高、十一中和乡下学校的老师们,我们都有联系。”

  经历困难

  语言无法沟通是最大障碍

  师生们的笑容是甜蜜的,现实却是严峻的。在谈及执教过程中面临的最大难题时,支教教师们不约而同提到了一点:语言无法沟通。深圳市第八批援疆支教队队长、南头中学教师刘耀娟在队友的大力配合下,将首届汉语节展示给了全喀什市,让众多学校有了模板与借鉴。

  经过2016、2017年两届“汉语节”,汉语学习的热潮从小学延伸到了中学。而策划汉语节乡镇行活动更是将汉语的火把燃烧到了乡村,实现了喀什市11乡镇全覆盖。刘耀娟说,识字大擂台、词语连线、鹦鹉学舌、我是小小播音员……每个有趣的游戏里都有着汉字的温度;伯什克然木乡、阿瓦提乡、帕哈太克里乡、夏马勒巴格镇……每一个拗口的名字里都有着孩子们的笑脸。

  每一个孩子都渴望远方,如何把远方展现在眼前?如何让远方带来希望?支教教师们想到了古老的方式“书信”。也许让同龄人彼此交流、交往、交融,或许能打开孩子们心里的那扇窗,朝着光明的方向去努力。

  援疆教师们策划了“两地书·深喀情”活动,首先让深圳市南头中学和深喀第一高级中学的2000名学生互通书信,然后动员支教队全体队员的后方学校参与,现在“书信手拉手”活动已扩展到12所学校,近两万学生参与。南海之滨和丝路明珠上的学子远隔万里交流学习、生活、梦想,以及两地的风土人情,这既是一堂有意义的民族团结课,同时引导学生树立了更宽广的文化观、更积极的价值观。

  组织举办教师基本功大赛、说课大赛、教学比武,开设多元培训讲座等,团队行动,才有更大的力量。在深圳援疆教师的不懈努力下,一支带不走的高质量的本土教师队伍正在茁壮成长。

  凤岗小学副校长罗小倩在喀什、塔县支教时主要负责教当地学生语文,其所在班级期末考试的语文成绩平均只有20多分,学生平均识字量不到100个汉字,大多数人听不懂汉语。罗小倩和队员们把所有的时间都放在孩子们身上,此时,远离家乡、没有家庭负担反而成为援疆教师们的“优势”。双休日、节假日都给了学生,周末也好,下午放学也好,直接把孩子带到宿舍去补课。

  上完课,孩子们饿了累了,援疆教师们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给学生们做好饭、铺好床铺。一个学期之后,孩子跟来自深圳的教师结下深厚的友谊。塔县有句话“高原感冒可以致命”,简陋的医疗条件、与深圳截然不同的高原环境,造成在塔县的援疆教师们每次生病都要回喀什的医院进行治疗。每当有教师去喀什治病,塔县的孩子们就会拼命打电话,只因为担心,“老师你是不是走了?还会回来吗?”

  对所有援疆教师而言,最幸福的高光时刻,是听到孩子们说,想当医生,想当老师、想当播音员、想当财会师……他们为孩子们的梦想感到由衷的高兴和欣慰。罗小倩说,支教不仅是把精力放在教学上,更是走进千家万户,走进喀什人、塔县人的心里去。手拉手一家亲,刘耀娟给自己起了一个维吾尔族名字:阿依古丽,月亮花的意思。第九批援疆教师负责人、坪山高级中学年级主任蒋新华,手机里依然保存着2013年援疆QQ群——“13、14”,又意为“一生一世”。

  温暖故事

  援疆教师们一生不忘的情结

  第四批援疆支教队队长、福田区景鹏小学校长韩世国,和妻子是援疆支教队伍中的“夫妻档”。夫妻两人连续参加了两次支教工作,带着年幼的儿子一起在新疆生活,如今5年过去了,新疆依然是一家人生活中的重要话题。

  “我们把他乡当故乡,在孩子心中,新疆已然成为一个情结,来自喀什的情结。”韩世国还记得,回到深圳后,有一天晚上,一家三口在小区散步,儿子突然冒出一句话,“说等妈妈肚子里的宝宝长大了,我们一家四口再去援疆吧。”

  随着岁月的沉淀,“喀什情”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消逝而淡去,它反而不断地叠加。当年支教的朋友来到深圳,韩世国就觉得“喀什的亲人过来了”。每次有朋友或者老师去喀什,他也总是惦记着,给当地的教师朋友寻一些小礼物带过去。因为这段支教经历,让不同民族之间的人们建立了深厚的连接,这份情感的难能可贵,被经历过的人珍藏于心。

  在深入乡间学校调研的日子里,援疆教师们也遭遇到各种意外和惊险。山路上遇到落石,茫茫雪地里推车,这些在深圳无法想象的困境让身处其中的他们“乐在其中”。因为对当地人来说,这样的艰苦就是日常生活,“虽然我们带来讲座带来了书,但是人家把这种在艰苦当中扎根奋斗的精神带给了我们,我们要把这种精神带回深圳,所以我们非常感谢他们,感谢当时发生的事情。”

  王伟在喀什支教3年,希望当地学生可以因为教育水平提升而拥有更美好未来。对他而言,援疆并不单纯是个人选择,“只有你亲身经历那个环境,才会有发自肺腑的感受。不光是为自己工作,真的是为自己的祖国而工作。”深圳电视大学教授程本强将喀什与深圳视为自己人生最宝贵的坐标,每当在深圳的生活里遇到困顿迷茫,便会在喀什的回忆中重新找到自我。

  而身处万里之外,惦念深圳的家人,也是每一位援疆教师必须面对的煎熬。宝安区教育局副局长、援疆干部罗辉对此深有感触,援疆不足两个月,父亲病重住院,除了担心与焦虑,自己无能为力,好在父亲转危为安,但每每提及依然让他难过愧疚,“我临走的时候,同事问我,你会不会很舍不得走?我说不是,我巴不得赶紧走,因为对家里人亏欠。”可是,对当地人民的责任感也是无比强烈与真切的,罗辉与队友们逐村逐巷调研,84所喀什村级小学、幼儿园逐一遍访,终于找到了援疆工作的切入点。他们开启了3+2模式(三天受援校+两天其他校),让深圳援疆教师的影响力得以覆盖到整个喀什地区;他们从设计、预算到招投标,用6个月的时间实现了当地4所学校同时启动、同时竣工。

  “这些学校的设计图真的很漂亮,建成后其他地方的学校和教育部门都来找我们要图纸,直接按照这个模型去建。”罗辉至今仍清晰地记得,那年的9月15日,看着5月5日还是一片空地,如今已是可以投入使用的校园,他默默走到了操场,静静地坐了两个小时,觉得像做了一场梦。

  深圳大学教授孙宏元是2014年第八批援疆干部,他与深圳信息技术学院教师王伟、深圳电视大学教授程本强三人一起来到喀什,负责喀什大学的筹建工作。喀什最需要基础教育,基础教育最需要的是老师,不仅需要援疆老师,更需要本民族的优秀教师。

  喀什大学的前身是2012年设立的喀什师范学院,这所大学地处祖国西部最靠近边界的地方,也是“一带一路”的起点,关系到国家的稳定与发展。深圳斥资10亿元将喀什大学建设成为一所优秀的综合性大学,兴建新型学科。当时,深圳图书馆捐献了200万本专业书籍,让这所大学有了开设新专业的底气。

  他们与当地建设者们共同生活,围着一个锅吃饭,住在同一个宿舍里,感觉像回到了大学时代。一起磨合经历的过程,值得每一个人怀念。各种各样的经历凝聚成酸甜苦辣,在如此独特的人生历程中,每个人都获得了成长。

附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