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深圳市教育局门户网站! 现在是
移动版
| 简体版

义务教育质量监测结果应用的“为”与“不为”

信息来源:[ 内容纠错 ]日期: 2019-05-20

  ——深圳市南山区教育科学研究中心 劳宏玲

  投身教育,发挥专业,不忘初心,学生为本。
  感谢培训,幸会诸位,携手共进,引领未来。
  从长远的角度看,有幸参加由深圳市教育局组织由中国基础教育质量监测协同创新中心举办的2019年深圳市义务教育质量监测结果应用专题培训班是个人 职业生涯一个转折点。两大收获:在情感层面上,我在此次培训中找到专业归属感;在认知层面上,我对义务教育质量监测的时代背景、学科边界、纵向定位、横向协作有了较清晰定位。
  一、专业归属感
  获得教育测量博士学位后,职业选择是难题。比起留在美国走一条看得见的专业技术路线,回国寻找合适平台,把理论与实践深度结合以解决教育难题更让我向往。机缘巧合下加入了南山区教育科学研究中心,主要负责学生课题管理,参与教育评价相关研究。在将近一年的工作和生活中,我对中国文化逐渐重新适应、对深圳城市文化和南山区域情况慢慢了解熟悉。在这个过程中,如何结合工作,发挥专业优势,为教育提供独特价值,是我一直在努力思考和探索的问题。这次培训让我在专业上找到了归属感——结识这群在深圳市和北京师范大学从事教育质量监测相关工作的同行,我不再一人。
  二、清晰定位
  这次培训对于义务教育质量监测的时代背景、学科边界、纵向定位、横向协作都有清晰。
  时代背景。陈锁明教授从宏观的时代背景出发,以直观幽默的方式阐释从工业时代向信息时代社会转型过程中,教育所面临的挑战、机遇与应对。这为深刻理解教育质量监测的意义和价值奠定基础。
  学科边界。如多位教授所强调,监测是诊断,不是选拔,不是问责。这个基本价值观决定了监测结果应用的范围。宏观层面上,罗良教授从国际比较的视野下,系统而有条理地介绍国内外现有的基础教育质量监测发展及数据应用概况。令人兴奋的是虽然中国教育质量监测起步较晚,却能结合国情参照已有体系,引入先进技术,在实践中形成自己的特色,本土化创新空间大。中观层面上,张丹慧教授把专业的黑箱子打开,深入浅出地科普性讲解用于监测中的测量学技术难点,激起几番热烈的专业技术研讨。
  纵向定位。李凌艳教授以她丰富而接地气的地方服务经验,高屋建瓴地分析并明确监测体系中各级的优劣势和定位。这是一个关键信息。只有找准各级在监测体系中的位置,明确彼此的“为”与“不为”,才有可能真正各司其职,合力做好监测工作。总体而言,国家与省级层面更关注宏观上的顶层设计、全局统筹、体系建设、技术支持等。地市、区县及学校层面更当专注于中微观上的结果应用,归纳为“五步法”,从(1)解读报告、分析数据、发现优劣,到(2)专项调研、充实证据、归纳问题,到(3)分析原因、质量互证、分层反馈,再到(4)制定措施、落实责任、采取行动,最后(5)阶段反馈、检验成效、持续推进。学校层面,管杰校长以第十八中学为例,深入而全面地做主题为监测诊断、价值引导、优化区域教育生态的案例分析,内容详实而具可操作性,校长学员很受启发。以数据驱动基于实证的教育管理是未来工作的方向。
  横向协作。在结果应用的跨部门横向协作机制上,督导、行政和教科研三位一体缺一不可。其中,明确各自职能、责任、分工和流程是难点。监测是平台,督导是推力,行政是动力,教科研是脑力。针对结果应用的基础环节(监测报告解读),柯李教授系统而详细地以大量案例和小组合作方式传授监测报告的撰写与解读方法。边玉芳教授进一步把监测报告的结构和要素一一分解,掰开、揉碎,细致讲解。这对新手入门学习解读报告很有帮助。另外,北京市教委评估与监测处张晓玲处长从督导立场分享注重结果应用的“北京模式”,包括明确职责与任务,借力行政与教科研,构建评估监测体系。
  三、发展方向
  作为接近基层的专业人员,我能做什么?成为桥梁。连接理论与实践,通过教育质量监测结果应用为学校发展提供个性化指导。一方面,专业上连接学术圈,了解最新动态,不断提升理论素养与专业能力;另一方面,立足本土多方合作,回到教育现场,深入调研分析,为解决教育问题提供专业支持。

附件下载